当前位置:主页>社会关注>万象>正文

深圳沙头角“富三代”私生活揭秘 每个人生下来就有工资

2012-09-20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娱乐 点击:

分享到:

  “富三代”们每天赴港揾食晚上回家吃饭,站在父辈肩上前面的路仍要自己走

  核心提示:每个人生下来就有工资———村里的分红,从小被送去香港或是国外读书……生长在沙头角沙栏吓村的二代“土著”们,被称为“富三代”。

  出海捕鱼的生活已经远去,如今中英街的孩子们只能在村博物馆里遥想先辈的辛苦。实习生马闪山 摄

  13岁的晴晴和表妹住在东和海韵园,在碧海路14号的这批洋楼是村里最豪华的住宅区。她们讨论放暑假是去韩国还是日本玩,姐妹俩笑谈用英文、韩语和日语怎么打招呼。晴晴说,爸爸在香港有写字楼,每逢假期全家都要出去旅行,出国玩是经常的事,最近一次是复活节假期,他们去了意大利。

  每个人生下来就有工资———村里的分红,从小被送去香港或是国外读书……生长在沙头角沙栏吓村的二代“土著”们,被称为“富三代”。他们在富爸爸们的羽翼下长大,出国旅游、学习、工作,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但他们又极低调,甚至讨厌“富三代”这个标签。

  【第一代】 洗脚上岸见证鼎盛期

  离海韵园不远处,就是中英街。清晨,沙栏吓村里拉货摆货的人潮涌现,直到中午才慢慢散去。中英街原来叫中兴街,曾是直穿沙栏吓村的一条普通泥泞小路。但就是这条小路,红了数十载。

  吴泮池今年76岁。沙栏吓村民都姓吴,先辈们从陕西岐山迁到山东渤海,300年前又来到这片沙滩,围起一条长长护栏,这就是“沙栏吓”的由来。在被划分中英边界前,男人都要下海打鱼,女人耕田做家务。吴泮池这一代,读书最多就到小学。

  这片沿海也曾是抗战要点。吴泮池回忆,读小学时,在一位老师的指导下,吴泮池做过“地下送信”工作,将一个一个秘密信封投到香港文汇报社前面的大信筒里。

  到吴泮池十来岁,家里已经没人捕鱼了。1975年,村里将卖船得来的钱和一些积蓄拿出来,把瓦房换成小洋楼,有了现在村里的大致样貌。他也就职区统战部,一直做到市委统战部。

  吴泮池记得,沙栏吓村发展起来是靠卖地。他也是第一代主持卖地的当地人。如今,村里第一块卖出的地上建着几座6层住宅楼,红顶式样,买的人多是在这边做生意的香港人,每平方米要价四五千元人民币。“我们都买不起。”1984年,是村里的建房高峰期。填海之后,吴泮池曾跟香港人谈建娱乐主题公园,这个公园当时要价8000多万元人民币“吓跑了香港人”,吴泮池直笑。

  【第二代】 开店做生意把儿女送出去

  上周六下午,沙栏吓村不少人在家门口摆出了喝茶的器具和小桌子,光着上半身喝茶聊天,遇到陌生人走进问路,年纪较大一些的马上穿上衬衫,扣好扣子才开始说话。

  在中英街上经营明兴百货的何集庆回忆,改革开放以后,中英街的雨伞、味精、尼龙布、肥皂等日用百货都引来人们疯狂抢购,黄金、珠宝首饰也是抢手货,有人一次买下十几个金戒指司空见惯。店里每天最少也有十几万元收入,多时有三十多万元。他还记得,当时有人甚至装着满满一麻袋钱来购物。“谁还打鱼?”有条如此鼎盛的“村路”,第二代都忙着开店做生意“做什么都好卖”。

  香港回归一两年后,情况就开始发生了变化。到中英街旅游购物的人越来越少。如今,只剩下几家百货店还有些名声。现在,他守着一个月千来元的营业额,和太太安度晚年。

  现在村里的孩子们也都出外奔波,村里剩下的非老即小。以至于给社区工作站站长留下这样的印象,“后生仔都不搭理人的。”社区工作站的钟芳说,“年轻人都在外面做事”。她指的“外面”,就是香港或是国外等。先富起来的村里人,流行将孩子们送去香港读书,大多数会留在当地找工作,很少跟父辈们在中英街做生意。别人眼中的“富二代”、“富三代”们所过的生活并不像想像中的“二世祖”。村里的二代媳妇,也是以本地人和内地姑娘为主,到了三代,湘妹子、川妹子不在少数,知情人说,印象中只有一家人娶了英国的“洋媳妇”。

  说到后生,吴泮池笑,“都出去了。”他的大儿子今年50岁了,当年房地产公司开发了中英街的一些铺面,近年来生意不好,也就在家养老。小儿子仍然在沙头角房地产开发公司做事,算是接了父亲的班。公司实行了股份制,每年都有分红,收入相对稳定。

  【第三代】 从小独立求学长大自己揾食

  “富三代”们从小在香港粉领或上水的小学、中学上学,就着双城居民的便利,从中英街的小关出去,步行5分钟就能到校。有些住在深圳的香港居民也把孩子送到沙头角出关上学,连校车都不用坐。村里在香港工作的孩子,多数每天回家吃晚饭。村里的老人家很喜欢比较谁家的孩子有出息,读书“叻”。

  如今,“富三代”们普及了大学,选择在英国等留学的也不少。从事的工作五花八门,都是自己投简历找的。中英街上最令人羡慕的要算实惠超市的两个小主人,兄妹俩从小被送去英国读书。儿子读完书即在香港一家银行就职。而他的父亲依然守着一家小小超市做生意。

  吴泮池的两个孙子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大的在香港康复中心做事,工作是自己找的,每晚也回家吃饭。小的正在香港念大一,正式开始住校生的生活。吃饭的时候,全家都“齐整整的”。

  吴泮池说,去年他才开始领到了村里的分红。他家连车都没有买,“很少机会出外”,他说没必要。孩子们来回深港,都是自己掏钱坐东铁或是小巴。

  看着自家的房子,吴泮池说了句“很满意”。

  节日短波

  三千学生自制礼物送老爸

  昨日是父亲节,光明新区公明办事处民众学校3000余名学生自制礼物送父亲。据悉,该校学生全部是来深建设者的子女。

编辑:蔡晓丹

Copyright 2014-2018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六合彩开奖记录,香港正版挂牌,香港赛马会 www.xinfubiochem.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