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放度指数排名:我国金融开放差距仍存

文章正文
2018-04-20 13:06

国际上各类金融开放度指数看,我国金融业开放程度排名靠后,不少指标甚至排名倒数。金融业开放度指数编制本身固然存在局限性,但也提醒我们需重视差距

一、金融开放度指数

国际上各类金融开放度指数主要包括:OECD编制的“金融服务业限制指数”和“金融业FDI限制指数”;“金融自由指数”、“金融发展指数”等。

尽管这些指数都衡量了一国的金融开放程度和金融发展水平,但其覆盖范围和产生方式有所不同。

从覆盖范围上看,最直接衡量金融业对外开放水平的指数是“金融业FDI限制指数”,主要反映了一国对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限制,包括股比限制、投资和并购审批程序、高管人员的国籍限制以及部分其他限制措施。

与之相比,“金融服务业限制指数”和“金融自由指数”的覆盖范围更加广泛,除了市场准入限制之外,还包括金融体系是否充分竞争、监管政策是否公平透明等。

“金融发展指数”的覆盖范围最广,涵盖金融服务可得性、资本市场发展程度、金融体系稳健性、金融法律制度健全程度、金融制度环境便利程度等多个领域。

从产生方式上看,“金融业FDI限制指数”和“金融服务业限制指数”主要基于相关法律和规章制度上的明确限制,客观性较强;而“金融自由指数”、“金融发展指数”则主要基于调查数据,具有一定主观性。

表1 金融开放度相关指标

二、我国金融开放度国际排名靠后

从国别比较看,我国金融业开放程度排名靠后,不少指标甚至排名倒数。

从“金融业FDI限制指数”来看,2016年,中国的金融业开放程度为0.493(数值介于0~1分之间,数值越高开放程度越低),在62个样本国家中排在第61位。

从“金融服务业限制指数”来看,截至2016年,从外资准入限制、竞争限制、监管透明度等方面来看,我国银行业限制指数为0.41(数值介于0~1分之间,数值越高开放度越低);我国保险业限制指数为0.46(数值介于0~1分之间)。

图1 2016年各国银行业对外开放程度

注释:蓝色代表外资准入限制,黄色代表人员流动限制,橙色代表其他歧视性措施,紫色代表竞争限制,绿色代表监管透明度,黑色横线代表平均值,红点代表2014年数据。

从“金融自由指数”来看,2017年中国金融自由度得分仅为20分(数值满分100分,分数越低表示金融自由度越低),在186个样本国家中排在第162位

从“金融发展程度”指数看,2017年中国在全球137个国家中排在第48位。较前三个指标而言,中国此项指标的国际排名相对靠前,其主要原因是该项指标覆盖因素较广。但“银行体系稳健性”和“金融法律制度完善程度”这两项细分指标中,中国在137个国家中仅分别排在第82位和第85位,且这两项指标的得分近年来出现明显下滑。

表2 “金融发展指数”各个分项排名

从不同行业看,我国金融业开放程度比其他行业开放程度的国际排名更加靠后,拉低了我国整体开放水平。从OECD各行业FDI限制指数来看,中国在大多数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行业排名均好于金融业。从美国传统基金会对12项经济自由度指标(包括贸易自由度、商业自由度、金融自由度、劳动力自由度、货币政策自由度等)的国际排名来看,“金融自由度”指标的得分最低,仅为20分(各项指标满分均为100分,分数越低表示自由度越低)。

表3 2017年我国经济自由度得分

(数值越高越好)

从变化趋势看,近十年我国金融业开放程度变化不大,而同时期内另一些国家却取得明显进展(图2)。未来,我国须采取力度更大的金融业改革开放措施,才有可能逐步缩小与其他国家的差距。

图2 金融业FDI限制指数变化

注:数值介于0~1之间,数值越高开放度越低。

三、金融开放度指数评估

金融业开放度指数的缺陷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是意识形态色彩较重,一味追求“市场至上”和“自由主义”。事实上,我国对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的信贷政策倾斜旨在解决“市场失灵”导致的金融资源分配不合理问题,但根据这一指数,普惠金融政策反而会对我金融自由度指数造成不利影响。

二是衡量方法仍有待商榷。比如OECD编制的“金融服务业限制指数”一刀切地认为所有金融监管措施都是不利的,忽略了部分监管措施(如宏观审慎监管措施)事实上有助于维护金融稳定,具有存在的必要性(OECD,2016)。

三是部分指标主观性过强,有失公允。比如“金融服务业限制指数”对各个子项的权重设置更多参考了OECD的专家意见,主观性较强,可能并未真实反映发展中国家的具体国情。

四是部分指标的计算方法频繁修改,且改动较大,影响其可信性和可比性。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国家排名的变化更多依赖于统计方法的变化而非实际金融发展和开放程度的提升。

应客观看待这些指数的局限性,也应高度重视我金融开放程度排名靠后的事实,一方面寻找自身差距,主动作为,另一方面与国际社会加强沟通,增信释疑。

四、我国金融开放度排名靠后的原因分析

研究各项指标的计算方法和得分情况可以发现,我国排名靠后的原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我国金融业准入限制较多,外资金融机构在一些领域确实受到不公平待遇。我国是国际上为数不多的在银行、证券、保险各行业对外资均存在持股比例限制的国家(径山报告,2017),这些措施极大地限制了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发展,也是中国金融业开放程度排名靠后的主要原因。

二是尽管我国近年来出台了部分开放措施,但在核心领域并未有实质性举措,而核心领域的开放措施在指数计算中往往具有“一票否决”权。比如“金融业限制指数”认为股比限制、外资设立形式限制等措施属于“核心措施”。

三是我国金融业开放程度与各项指数计算方法的侧重点不匹配,在一些权重较低的领域开放程度较高,而在一些权重较高的领域开放程度较低。

图3 金融服务业限制指数各项权重

四是监管透明度等“软性环境”仍有待改善,会计、审计、税收、法律等制度环境与国际接轨程度不高。目前,我国金融机构对特定业务资格和牌照的申请程序仍存在不公开、不透明等问题(USTR,2017)。中国美国商会2017年报告显示,有57%的外资机构认为在华经营面临的首要挑战是“法律法规执行不一致、不清楚”(AmCham,2017)。

五是与国际社会的沟通有待改善,一些开放措施未能充分向外界传达,一些调查者可能仍停留在老观念上。

五、政策建议

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应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金融业本质上是竞争性行业,在市场准入方面,竞争性行业往往实施负面清单制度。负面清单制度给予市场主体充足的自主权和准入机会,开放度更高,包容性更强。

下一步金融业开放的重点是推动更具实质性的改革举措,实现“牵一发而动全身”之效。具体而言,可重点推进以下方面:

一是继续放宽市场准入限制。二是不断完善金融业制度环境。三是简政放权,减少事前审批,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提升监管透明度。

此外,我国还应主动与国际组织就我国金融业开放和营商环境的评估加强沟通,增信释疑。

  原文《金融开放度指数的国际比较》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8.4总第198期。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