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互联网的巴尔干化丨智库观察

文章正文
2018-04-20 11:36

遏制互联网的巴尔干化丨智库观察

2018-04-20 18:31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互联网/监管/华为

原标题:遏制互联网的巴尔干化丨智库观察

作者:Michael Spence/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Fred Hu/春华资本集团主席

来源:Project Syndicate

翻译:赵健榆/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导语

随着全球经济与互联网及数字科技越发紧密,加大监管力度势在必行。但如果监管措施笨拙不堪,或者缺乏一致性,全球未来的繁荣发展将深受影响。

Facebook最近深陷于隐私泄露的丑闻。该公司通过应用程序搜集了至少5千万的用户资料,并将其提供给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但这只不过是互联网(当下数字革命的核心)衍生风险中的一个案例。

许多在过去25年间重塑全球经济的数字技术都依赖于网络连接(network connectivity),后者颠覆了商业、通讯、教育培训、供应链等诸多行业的生态。这种“连接”让人们得以接触到海量信息,同时也为时下热门的人工智能(如机器学习)领域提供了数据支持。

大约15年前,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加强了这种趋势:随着接触到互联网的人数上升,数字经济的参与群体急速扩张,人们连接的频率和便利性也大大提高。从GPS导航到乘车共享平台,再到移动支付系统,这种移动连接对人们的工作与生活产生了深远影响。

多年来,人们普遍认为,一个开放的互联网(配备标准化协议及较少监管)就足以满足用户、社区、国家,乃至全球经济的需要。但诸多重大风险的出现也不容忽视。比方说,以谷歌、Facebook为代表的网络巨头在各自领域内占据了垄断地位。金融市场和选举程序等关键基础设施对网络攻击的抵御力很弱。个人隐私、数据和知识产权的安全性时刻受到威胁。此外,关于互联网如何影响政治倾向、社会凝聚力、公民意识及儿童教育等根本性问题依然有待探究。

随着互联网和数字技术与经济、社会之间融合度的逐渐加深,上述问题日益严重。西方国家目前控制风险的主要手段是依靠企业的自我审查,但这并不奏效。在缺乏监管者或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我们很难指望大型平台主动删除“令人反感的”内容。

基于此,互联网似乎要从过去的开放式转变为控制力度更强的网络,但这一过程也存在风险。虽然国际间的合作十分重要,但眼下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的气氛并不适合这类方式。我们甚至都不清楚各国是否愿意签署禁止网络战的条约。即使会有一些国际合作的表象出现,某些非国家主体依然可能扮演破坏者的角色。

在此背景下,各国极有可能针对以下尖锐问题来独立制定新监管措施:谁应该对数据安全负责;国家是否应该拥有访问用户数据的权限;是否应该允许用户保持在线匿名。

由于价值观、原则及治理结构存在根本性差异,各国的应对措施恐怕差异极大。比方说,中国会过滤掉与国家利益不符的内容。反观西方国家,除了极端情况(如仇恨言论和儿童色情),任何实体都没有过滤内容的合法权力。

国际合作的缺乏会导致国家数字边界的出现。这不仅会阻碍数据及信息的自由流动,还将对贸易、供应链与跨境投资造成破坏。因为无法接受政府拥有对数据的访问权,以及对内容的审查权,许多美国科技企业无法维持在中国的正常运营。与此同时,美国也以“与中国政府关系紧密”为由,禁止华为投资国内的软件初创公司,或为无线运营商提供网络设备,或(包括中兴通讯)在美国市场销售手机。华为和中兴坚称其经营活动是纯粹的商业行为,但美国官员依然将其视为安全威胁。相反的是,包括英国在内的绝大多数欧洲国家都很欢迎华为和中兴,这两家企业也是欧洲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另一方面,欧洲并不像中美两国拥有足以引领机器学习创新的超大型平台。欧洲在数据保护及隐私规则等方面的新政策也为自身在机器学习领域的发展设置了障碍。

随着全球经济与互联网及数字技术之间的关系越发紧密,加强监管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但如果监管措施无法持久,或是简单粗暴,这将对经济一体化和未来的繁荣造成严重后果。

政策制定者应当慎重思考监管措施的最佳施行方式,以防提出的解决方案不仅无效,甚至还会起到反作用。即使我们无法就每一细节达成一致,至少可以确定某些我们有共识的原则,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可以遏制破坏性活动(如滥用数据)的多边协议。如此一来,全球经济的开放性将得到保证。如有侵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